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 湖南花火劇團 > 新聞資訊 > 花炮王國之“花二代”:炸出個未來

花炮王國之“花二代”:炸出個未來

 原标題:【箭廠新春特寫】花炮王國之“花二代”炸出個未來

  黃啟昌走進來那一刻,我們都以為自己是穿越進了某個黑幫電影裡。

  他個子不高,花襯衣,眼神裡有一股居高臨下的審視,身後跟着兩個保镖一樣的角色。

  我們最初是在《彭博商業周刊》一篇關于煙花産業的文章裡知道他。2014 年,因為霧霾,全國上下都在禁放煙花,他卻在通往浏陽的高速公路上豎起了巨幅廣告牌:霧霾擋不住未來。那時,他是浏陽排名前三的慶泰花炮的總經理,也是董事長的二兒子,一個名副其實的“花二代”。

在浏陽排名前三,幾乎也就等同于全國排名前三。浏陽,這個地處湖南東北一隅、人口僅有 140 餘萬的縣級市,實際上承載了全國 60% 以上的花炮産量。這裡有 40 萬人從事花炮相關的工作,就連六七十歲的老人,每天到花炮廠做卷筒,也能賺個幾十塊錢。用街訪的一位花炮店老闆的話來說:如果砍掉花炮産業,浏陽怕是又要扶貧了。

  在浏陽排名前三,幾乎也就等同于全國排名前三。浏陽,這個地處湖南東北一隅、人口僅有 140 餘萬的縣級市,實際上承載了全國 60% 以上的花炮産量。這裡有 40 萬人從事花炮相關的工作,就連六七十歲的老人,每天到花炮廠做卷筒,也能賺個幾十塊錢。用街訪的一位花炮店老闆的話來說:如果砍掉花炮産業,浏陽怕是又要扶貧了。

砍掉煙花産業的傳言一直在升溫。年輕人的節日意識很淡薄,對節日周邊産品的興趣也不大,煙花爆竹這種鄉土氣十足的東西,越來越跟城市生活脫節。我們在浏陽遇到的三位主人公,都在想盡辦法讓年輕人喜歡上煙花。
  
黃啟昌面對鏡頭依舊是一副大哥做派,嚼着槟榔,像“山大王”一樣帶我們巡視他的花炮倉儲基地。上萬平米的土地原本隻是山溝裡曲線形的通道,為了擴充面積,他運來了推土機,開山鑿石,“無情”地拱壞了村民的豬圈,引起了視頻開篇那位手舞足蹈的大爺的抗議。

  黃啟昌面對鏡頭依舊是一副大哥做派,嚼着槟榔,像“山大王”一樣帶我們巡視他的花炮倉儲基地。上萬平米的土地原本隻是山溝裡曲線形的通道,為了擴充面積,他運來了推土機,開山鑿石,“無情”地拱壞了村民的豬圈,引起了視頻開篇那位手舞足蹈的大爺的抗議。

為了拉近距離,我們開始明知故問早已知道的事迹,譬如高速公路上的廣告牌,學醫的經曆,還有要把慶泰做 500 年的豪言壯志。知道我們是有備而來,他很高興。“慶泰要做 500 年是我說的,我們浏陽人,每一滴血液裡都有煙花在綻放。”他高興起來,口才更好。“但是我現在已經不在慶泰那邊做了,我現在另起爐竈,做花炮連鎖。”
花炮連鎖是一家 B2C 模式的公司,旗下集結了幾十家中小型花炮企業。每家選取一兩個招牌産品,貼上花炮連鎖的标志,統一包裝銷售到全國不同縣級市的實體店。

  花炮連鎖是一家 B2C 模式的公司,旗下集結了幾十家中小型花炮企業。每家選取一兩個招牌産品,貼上花炮連鎖的标志,統一包裝銷售到全國不同縣級市的實體店。

  在同行人看來,“花炮連鎖”是異想天開,除卻運輸和品牌意識,線下門店的成本更是問題。黃啟昌卻很有信心。他看着自己的花炮帝國一天天建立,就像他最喜歡玩的網絡遊戲《帝國時代》。因為不了解年輕人的世界,他總是有出人意料的喜劇性設計,比如一款印有“炮友”字樣的公司文化衫,人民币形狀的包裝盒,或者包裝盒上幾首象征着菊花高尚氣節的打油詩。他覺得這些都是能為花炮連鎖增光添彩的創新點。

在這位花炮大佬的世界裡,一切難題都應該像推土機齒輪下的山石,轟隆聲中被不留餘地地碾碎。這個過程中,不小心拱掉幾個可憐的豬圈,也是完全正常的。
有人放狠話說如果花炮連鎖成功了,他就跟黃啟昌姓。也有人對黃啟昌的種種前衛做法佩服得五體投地,黃成就是其中一個。

  有人放狠話說如果花炮連鎖成功了,他就跟黃啟昌姓。也有人對黃啟昌的種種前衛做法佩服得五體投地,黃成就是其中一個。

  我們花了很長時間才搞清楚黃成和他的花火劇團到底在做什麼。在此之前,諸如數位點控、焰火燃放等等黑科技既視感的名詞都顯得和花炮這個傳統行業格格不入。

花火劇團的确是有幾分黑科技的色彩。走進黃成在浏陽的工作室,你會看到直抵天花闆的陳列架上整齊的碼放着他們設計出的每一代燃放裝置。這些裝置可以把數量龐大的個體煙花排序,經過編程,完成一場盛大的焰火表演,原理有點像小朋友愛玩的樂高積木,或者說是煙花的廣播體操。
剛剛過去的 2016 年,黃成曾試圖與大疆合作,用無人機搭載單個的煙花,通過操控無人機完成表演,雖然最後由于種種原因沒能實現,業内對于這個創意還是大加贊賞。

  剛剛過去的 2016 年,黃成曾試圖與大疆合作,用無人機搭載單個的煙花,通過操控無人機完成表演,雖然最後由于種種原因沒能實現,業内對于這個創意還是大加贊賞。

  花火劇團起步很晚,我們在浏陽見過的所有人,幾乎都覺得這個市場過于小衆。畢竟焰火燃放看起來離普通人的生活很遠,它們更多被用于藝術表演或者大型節慶活動。就連黃成承包了台北 101 跨年焰火都鮮為人知。這也許跟他們使用的焰火全部進口,沒與任何浏陽企業合作有關。

  黃成屬于年少離家又返家創業的那類人,他曾經在北京的一家企業擔任技術員,工作輕松,待遇也不錯,但是他覺得這份工作的滿足感遠遠不如大學時期策劃一場文藝晚會,更重要的是,由南到北的距離和這個距離帶來的風土人情的差異,讓他想家了。

隻是沒想到創辦花火劇團後,他的生活更加奔波。去往台灣的前一晚,他推翻了團隊之前的設計,工作室的燈一直亮到淩晨四點。在我們拍攝的過程中,他始終是那副憂心忡忡的表情。直到跨年那天,還有成員在模拟中出錯,大家都很緊張,我們原計劃的采訪也被一拖再拖。
對于黃成來說,花火劇團創辦于浏陽,但它生長的土壤卻不是這個小縣城能夠給予的。他們必須不斷去往更遠、更大的地方,台灣隻是一個開始。

  對于黃成來說,花火劇團創辦于浏陽,但它生長的土壤卻不是這個小縣城能夠給予的。他們必須不斷去往更遠、更大的地方,台灣隻是一個開始。

  當跨年鐘聲快要臨近的時候,黃成按照台灣的習俗在每台機器上放了一包“乖乖”,寓意是讓它們都乖乖聽話完成任務,還有一張寫着祝福成功的字條。作為跨年焰火的導演,雖然無法看到大樓外煙花燃放的真實情況,但是聽着一下又一下的炮聲,他的眉頭終于開始舒展。

相比黃啟昌和黃成,餘志遠似乎輕松不少。他的爸爸就是曾與藝術家蔡國強合作“天梯”的農民發明家餘本友,他在家排行老五,我們都叫他五少爺,而且他的年齡和拍攝團隊的平均年齡最接近,所以我們也和他成為了好朋友。
五少爺大學在美國學習法律,就像黃啟昌曾經想做醫生一樣,他也想過做律師。不過作為一個準“花二代”,數次短暫無效的“抗争”之後,他回到浏陽,開始做一些稀奇古怪的花炮玩意。

  五少爺大學在美國學習法律,就像黃啟昌曾經想做醫生一樣,他也想過做律師。不過作為一個準“花二代”,數次短暫無效的“抗争”之後,他回到浏陽,開始做一些稀奇古怪的花炮玩意。

  餘氏科技最初是以發明冷光煙花聞名,五少爺的第一批産品就是将冷光煙花和各種玩具結合在一起。這種玩具煙花的原理比我們想象得簡單許多,并沒有改變炸藥的本質,隻是多了一些汽車、手槍和洋娃娃等可以二次使用的玩具。

他也和朋友嘗試制作各種煙花場景,譬如售價 688 元一組的聖誕蛋糕沙拉加煙花,主打的營銷渠道是微信朋友圈。
【箭廠新春特寫】花炮王國之“花二代”炸出個未來

  但是真正讓我們驚訝的,是他畫在手繪本上那些并沒有制作出來的想法:他想過用煙花做一種圍棋,也想過用煙花做穿戴設備,或者是星球大戰裡面的光劍。“真正的光劍,不是網絡裡那些充電的粗制濫造的産品。”

  他沒有把它們付諸行動的原因,是因為他知道,自己在做的這些創新,多半是不會被市場接受的。他沒有混淆“年輕人”和“兒童”的概念,也深深知道那些真正有趣的設計,将是針對年輕人,也是改變年輕人的消費習慣。可是這條路太遠了,至少現在還遠遠看不到盡頭甚至是什麼路标。

2016 年,湖南浏陽有近 200 餘家花炮廠申請破産,領取政府補貼後,匆匆開始新的營生。在浏陽,我們沒有找到期待中瘋狂的煙花實驗室和實驗家,更多看到的是人們在想盡辦法做他們力所能及的事,無論是黃啟昌,黃成還是餘志遠。這個每晚都有煙花燃起的縣城早就把浪漫當成了日常。煙花是他們謀生的手段,他們是睡在炸藥桶上的人。
【箭廠新春特寫】花炮王國之“花二代”炸出個未來
CopyRight © 2017 湖南花火劇團     版權所有
咨詢電話:400-655-7889   地址:湖南省浏陽市浏陽大道威尼斯國際花園羅馬假日3棟303